触乐夜话:边玩边看

发布日期:2023-11-15 10:12    点击次数:169

你可别嫌少!(图/小罗)

前几天,Steam平台开启了夏日促销活动。我和刚刚离开暴雪怀抱的朋友一块,借此机会遁入了《全面战争:战锤3》之中。

《全面战争:战锤3》是一款“中古战锤”题材的大战略游戏。大战略游戏的意思是,我们能通过游戏内搭建叙事框架,以征服和扩张的形式讲述属于自己的故事——其中的征服和扩张,就是所谓的游戏玩法。

“中古战锤”虽然是奇幻世界观,但其中的势力总能在现实找到原型

玩法和故事,是《全面战争:战锤3》的两大乐趣。甚至对我和朋友而言,后者的乐趣是大于前者的,毕竟作为回合制游戏,你不能每时每刻都在战斗,但是,你可以每分每秒“胡逼”。

简单说,在游戏中,你常常需要管理好跟其余势力的关系。对于电脑,可以通过游戏机制来外交;对于人,大部分时候得看你怎么说。

我们开始用口才劝说对方按自己的意志行动,去干对自己有利的事——攻打某个城市、伏击某支军队。当然,有时候我们会结盟,虽然这种情况不多。毕竟,没有永远的敌人或盟友,只有地盘是永恒的。

“你看这个要塞,出可突袭巴托尼亚各国,意图天下;退可安守瑞克领,偏安一隅。所以你还不快去占了,不用担心旁边那个玛丽恩堡阻挠你,我去帮你打了!”

“现在玛丽恩堡我帮你守住了,不满意啊?这样,这里不还有个矿山么,听上去就很值钱,我忍痛给你吧,不过你得自己打。”

“你看这吸血鬼都欺负到你头上来了(指着古坟军团)。你想想你是什么身份,你是皇帝,你要爱护你的子民,所以该宣的要宣呀,不要让别的选帝侯看不起你。”

我们常为某个还不一定能打下来的城池归属展开辩论,搜集各种理由来迫使对方同意出让不存在的控制权——我们叫做可占领权。在这个发挥口才的过程里总得用到一系列相关的知识,包括但不限于历史、地理、经济或政治。

这些知识来自哪儿?当然来自于各种小说或文化史。

例如,游戏中有一个兵种叫做哥萨克,隶属北方的人类帝国。在短篇小说集《骑兵军》中,亦有对苏波战争时骑兵部队风貌的详尽叙述,骑兵们就是由哥萨克人组成。

“基斯里夫”的冰雪女王也是我爱玩这个势力的一大原因

小说里有个关于骑马的故事。

有个哥萨克骑兵一时兴起杀了俩可能有重大情报的战俘,本来要送交军事法庭,但骑兵连长给了一个更为“严厉”的惩罚,就是没收掉战马,把人发配辎重队。

随后,这匹马被分配给了从上级军部来的一个文官。从那个时候起,可怕的噩梦开始了。新来的文官被这马疯狂折磨,因为马是“用哥萨克式的步法调教出来的,它会的是哥萨克式的快步,特殊的哥萨克式的袭步——暴烈、疯狂、突发”。步子突出一个伸展长、跨度大,而且从不停顿。

马用这种步法驮着这他,使他掉队,远离连队,失去方位感,几天几夜地迷路,找不到自己的部队,以致落入敌阵,露宿沟壑,误闯敌人团队,遭到他们追击。

更惨的是,他回到部队以后还要暗防同为队友的哥萨克的冷枪,因为他们看不起不会骑马的人。

但这还不是最坏的,更悲惨的是,原马匹的主人因为在辎重队表现出色,得了战功,又调回来了。

于是,他连夜去给那哥萨克下跪还马,祈求原谅——最后的结果是,哥萨克说:“不好意思,不是复活节不原谅人。我要为马受的苦报仇。”

故事的结局,他跑到另外一个连队躲这个哥萨克,更有戏剧性效果的是,他靠着和原先马匹学会的步伐,成功融入了另外那个连队的哥萨克群体中。

我和我的朋友都看了这本小说。所以我扮演北方王国基斯里夫时,面对扮演帝国的朋友的求援,我常常派出一整个“哥萨克(长矛)”满编去支援对方。

“我手下对战马的爱,与帝国同在。”





Powered by 大连明日之家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